php技术大会2011 05月08日

php技术大会2011

2011-05-07,在北京长城饭店参加完了2011年php技术大会,这个算是中国php的最高技术论坛吧,到场的人大概有1000多,当然,百度、腾讯、淘宝、新浪等大公司来的人应该超过了一半。php,这个顶着中国70%左右的互联网流量的编程语言,神奇的把大家聚合在了一起。

《构建高性能web站点》——网络传输 03月28日

《构建高性能web站点》——网络传输

网络传输,算是互联网最原始的形态,从最初的smtp、ftp、telnet形成的相关的协议到最后的http一统天 [...]

回到我的技术博客 03月11日

这段时间什么都不想想,上次写日志是在过年的时候,转眼间已经一个月过去了。

生活就是这样,在迷茫中思考,也许,这个过程很艰难,但是,这也是成长。

从现在开始,我的博客将转入一个技术博客,我将记录我所有的技术历程。

河马归来

http各个版本以及https 12月06日

决定仔细研究一下http的协议了,从业这么久来还没有仔细看过http协议,我表示很震惊。

HTTP(HyperText Transfer Protocol)目前有三个版本:HTTP0.9 HTTP1.0 HTTP1.1

HTTP0.9是最早的一个版本,定义了一些简单的请求和应答。

HTTP1.0比较完善,目前应用最广泛

HTTP1.1增加了大量的报头域,用来与时俱进,并且对1.0中的一些做了严格的规定。

HTTP1.1 提供了一个给予口令基本认证方法,比如你可以在apache中配置的那个访问口令就是这个协议的实现。在身份认证上,针对基本认证方法以明文传输口令这一个最大缺点,补充了摘要认证方法,不再传递口令明文,而是将口令经过善猎函数变换后传递他的摘要。

HTTP的协议的升级版SHTTP,就是https。最新版SHTTP1.3建立在HTTP1.1基础上,提供了数据加密、身份认证、数据完整、防止否认等能力。

http://tools.ietf.org/html/rfc2616

我来新浪1年了 10月19日

如果说,这是一个日子的话,我希望记录下来,这是我工作第一年的记录。

我来新浪实习、工作已经一年了,经历了一个冬夏春秋,我突然发现一年过得是那么的洒脱,或许,我应该早一点开始写博客,这样我会有更多回忆的东西。

到现在为止,我只能通过我的点点滴滴的每日计划和一些笔记去回忆这一年的工作经历,我确实,应该早点整理自己的记录。

这一年,算我学习的一年吧,在新浪视频待的这段时间,我学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感谢在部里面所有带领我的前辈们,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来感谢。

今天,我开通了我的技术博客http://www.heyues.com ,我将用笔来记录我的技术生活,整理自己的知识,分享自己的研究。

在前几个月我就修改了我的msn的状态为“每周,都要花点时间来研究一下别的技术”,我希望在接下来的一年里面,我在先搞好我的本职工作——网络应用开发工程师的基础上,尽量再多研究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系统开发,系统运维,手机开发等,我希望这是我的一个目标,有目标总比没有目标好。

毕业这段时间 10月07日

毕业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我都一直没有时间停下来思考。太乱,一直没有时间去理弄。

在毕业那段时间,也是我生活最困难的时候,我完全没有办法接受我马上要出学校的现实,而那个时候,我的手头,只有1000多块钱。我当时经常自嘲我自己,我连租房子的首付都付不起(北京的房租很贵,1000多一个月,还押一付三,交四五千),而且,我每个月还面临着700左右的大学的助学贷款……还记得,在大学的最后时期,我感觉到我实在是没有办法熬到我第一个月的工资发下来了,我硬着头皮,向我的大学的一个项目的老师问了一下大学的一个项目的科研经费还有几千块钱没有批下来(有的时候,学校的科研经费是由学校的“某个部门管理”,没有科研发票没有办法批准,这笔钱,最后在哪里,我也无从所知)。当然,我最应该感谢的是彦涛同学,是他让我不至于去露宿街头,是他,提供给了我房子,让我在前几个月不用急着给他房租(他不是我的房东,我的一个朋友)。

这几个月,一直思考着回家的事情,一来家里面的老屋由于高速路要被拆迁,很想回去看看陪伴我几十年的老屋;二来想回家安静一下,在北京过得过于奔波,想回老家,过点安静的生活了。我的日记本,应该是大学毕业就很少写了,我不知道我应该写什么。从工作开始,我就很少写日记了,我很希望,能像以前那样,思考一些问题,思考属于我的生活。但是如今的我,已经没有办法驾驭我的文字了,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了。

毕业后的时间过得很快,到现在的时候居然是用月来计算,每个月都在等待着月末发工资的那天,毕业前几个月的生活过于惨淡。或许,我真的需要这样的一种生活,一种没有家人的帮助,在外面靠朋友的支持度过难关。

待续……

2010年10月7日

又一个亲人在车祸中离去 09月26日

当我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突然感觉生死都在我眼中很淡然地飘过。也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这世界上,总有一种莫名的巨大的力量,在宣判着人的生和死。

三舅的过世,我没法开心,也没有办法伤心起来,经历了太多生与死的考验,让我对生死的感悟越发单纯。生与死,都是上天安排好的,我们不管怎么挣扎,在世界的某一个是时刻,都会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来主宰我们的未来。

遥想四年前,也就是在要来大学读书的时候,我的六姨突然在车祸中受重伤,当时,年少的我第一次走入重症监护室,第一次看见面目全非的六姨,在一周之后,六姨离开了我们,年少的我,依旧很伤心,我没法接受一个几天前还见到的好好的人突然再也没有办法见面了。

从那以后,我开始思考生与死,人生与历史,写了很多自己都不明白的文字,或许,这算是年轻的时候对人生的探索吧。这种对生与死的思考,让我的思维异常的成熟,他们说,我比我真实的年龄年长很多,我的思维,已经超越了大多数同龄人。我只是,看透了很多。

很多人说人定胜天,我不信,我只是认为,人生下来后,所有的轨迹都是上天安排好的,包括人的生与死。不然,为什么到现在为止,还有一个科学的理论来解释为什么有的人会在突然间因为出现各种意外而离开,而有的人,会因为一场大病夺取自己年轻的生命。这就是我认为这个世界被一种莫名伟大的力量主宰的原因——或许,我们真的就是别人小花园中的一粒水珠,就像我们看蚂蚁一样(他们以他们认为对的方式在生活着,而我们,可以随时中断他们的生命,也可以随时让他们的整个家族灭亡)。

淡然地接受生命的离去,遥远的我,只能寄予最真诚的祈祷。

大学毕业——北京分舵第一次聚会 09月24日

先上一张有意思的图片

我知道,这种大学同学的毕业聚会,会越来越少了,只是希望能保留这份同学的感觉。

那天晚上来了,在北京的人很多,大约有30多个吧,90%的还在读书,我和飞哥作为男生中工作的代表在这里自嘲了很久。

有时间再补充吧……

曾经——记中秋晚上看的话剧 09月24日

最近风声涌起的团购网站,尝试过几次,发现团演出门票还是很实在的。在北京,看一场话剧,一个魔术杂技,一场音乐剧的花费至少是在200元以上/人,有了团购后,这种高昂而奢侈的消费就降低到和电影票一样50元左右了。团购还是活下来几个比较好,这样可以让我们在如此物欲的大城市享受到独特的文化氛围。

说不出《曾经》这部话剧的感觉,从初中十年后的一次同学聚会开始,穿插初中时刻的各种场景——初恋的青涩,暗恋的痛苦,初中老师的简单真挚的师生关系,同学之间的大鱼吃小鱼……

这应该是我看的第二部话剧吧,第一步是《恋爱中的犀牛》,点点当时执意要我一起去看。话剧这种题材,在中国已经不多了,只有在为数不多的几个大城市得以保留,很多时候,我们都没有办法去接受高达几百块的观看演出的费用。

最后说点话剧的氛围吧,话剧的氛围是很真挚的,没有人在台下窃窃私语,大家都保持一样的气息来欣赏,突然发现,自己对文字的驾驭能力已经不如四年前高考完的时候的我了,我已经无法用我能用的形容词来处理我接收到的感动。我希望,如果时间允许,我希望能重温我以前读过的书,回到以前的心境。

When I was a child 09月19日

经常有人问我的人生理想是什么,我不知道,很多时候,也不想想得太明确。一个人的理想就向青春时候的初恋一样,懵懂中充满着激情,却又不敢轻易的相信那是真的。我经常都用一句我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话来回答我自己对自己的提问——“When I was a child,I hav a dream”。

也许,我就是为着这儿时的梦想而努力,我很难说出我的梦想到底有多大;也许,我害怕,我害怕说出这个梦想而没有办法实现;也许,儿时的梦想就是我不敢面对残酷的现实。

马上要回家了,回到那个已经没有老屋的地方,只有高速路的残骸,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找到而是的梦想。

第 866 页,共 867 页« 最新...102030...863864865866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