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 in Coder 09月18日

Think in Coder

终于,我不会像以前那样作为一个文人, 在这里无痛瘙痒了……我开始回到的程序员的生活中。 我是一个简单的程序员, [...]

我曾今写的二手书网——小熊图书网 09月16日

在我大学的时候,曾今和一个师兄写过一个买卖二手书网站——小熊图书网(www.bearbook.cn),这个网站最初应该是一个期末作业,挂在学校的一个服务器上。后来发现这个网站还是很有用的,就向全校推广了,当时发现这个东西很好玩,就继续改进着,最后每天都会有几十本旧书添加上来,当时,我在大二,我们用的是流行于2004年左右的asp+access来处理,还记得,当时,为了保护那个access,我们把它的名字改成了一个高度复杂的名字,现在想起来,确实很好玩。

大二的暑假,也就是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我和师兄决定重写这个网站,不为了什么,只是感觉当时的功能和技术都太落后,需要更新一下,师兄就自己架构了一套方案——用java的struts+spring+hibernate来写,搜索用lucence来弄。当时的我,对java并不是很了解,师兄就说,这样,你写前台,我写后台。 (更多…)

回家 09月15日

也许,到了我不得不回家的时候了,之所以说是不得不回家,是因为,工作在外面,想从北京回到遥远的重庆,是一件多么奢侈而困难的事情。

之所以说我不得不回家是因为我一定要回去看一看我那已经拆掉一半的老屋了,有的东西,一旦失去了,再也找不回来了。如果一定要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来形容我和老家的关系,就像当前每个人都想在北京有一套房子一样,那种归宿感,是一种漂泊异乡的孩子的精神寄托。不管以后家里面的人还在不在那里生活,我们都会回去看看,看看我们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

有的时候,真想坐飞机回家,但是想了一想,现在还不到我做飞机的时候,还是算了吧,做火车回家,一天一夜就可以少花七八百块,在家里,可以给爸妈买很多东西了。我知道,这几百块钱,在北京,都没有人愿意提起来,但是,这笔钱,应该放在最需要它的地方……

国庆节那天是姐姐的小孩的生日,我已经许诺了要给他带一个蛋糕回去,生日礼物对小孩来说是很重要的,或许,这是他们一个多月的奢求,一种向往。突然想起我小的时候,家里面没有太多钱给我买生日礼物,爸妈就问我,把钱用来过生日还是用来交学费啊,我总是义无反顾地回答——要用来读书

不知道这次回家后还需要多少天才能再次回家了,有的时候突然想,自己见爸妈的时间都不是很多了,爸妈已经快六十了,或许,我真的该花多点的时间陪陪他们了。

突然发现,回家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也许,我太年轻了,太想家了,但或许, 真的就是为了一句古话——尽孝需早,也该回去给爸妈报告一下了。

我的老屋 09月13日

当我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那陪伴我二十二年的老屋已经被拆掉了一半了。

年初的时候,爸爸告诉我,我们家正好在成渝高速路复线的干线上,今年房子会被拆掉……说不清当时的感觉,有的东西,它本身并不好,但是,一旦即将离开它,心中总会有一些苦楚,也许,我们需要它来记忆我们的历史,也许,我们真的放不下我们的过去。

老屋应该是民国或者清朝的时候建的四合院,院里出了正面的家里比较富裕重建了之外,其他所有的家庭都保留着它大半个世纪以前的样子,几十年来,修修补补,尽管加了一些电线水管之类的,但是依旧保持着它古朴的样子——青瓦土墙,三合土(一种原始的混泥土)的院子,四周茂密的竹林……

对于老屋,有太多太多的不舍,也许,那真的是我的根,我并不想我成为一个失去自己故土的人。小时候,太多太多的故事发生在那个古老的四合院中,那里,是我历史的载体。

暑假刚毕业的时候,公司的事情太多了,以至于一直没有能回家,在八月中旬,爸爸告诉我,我们的房子开始拆了,我突然很害怕,几天的脑子里面都是老屋的样子,我叫姐姐一定要用手机多照几张照片下来,我害怕,我会忘记曾经的所有。

突然发现,我回到了高中的那种状态,那种很生存在自己历史中的状态,或许,我真的是开始重新思考了。老屋是一个载体,承载了我太多的思绪,而我,只能在梦中目送它的离开。

唐山和汶川 09月12日

周五的时候,看见我所在的部门新浪视频-大片上了一部大片——唐山大地震,很想回来看看,昨晚终于腾出时间来看一看冯小刚导演的这部灾难片。

在整部片子里面,都只表达了一个主题,就是选择,不断的选择改变着不同的人生,这可能是唐山大地震和我们最大的共振。

  1. 父亲选择救妻子
  2. 母亲选择救儿子
  3. 陈道明选择这个小女孩
  4. 母亲选择终生守寡
  5. 儿子选择放弃高考,单手出去打拼
  6. 小女孩选择不见母亲
  7. 陈道明选择陪伴老伴
  8. 唐山人毅然决然地选择去汶川救助

我现在都不知道这部片子到底在哪里让我很感动,只是感觉,它讲的真真正正是大灾之后的几十年的痛苦,这种痛苦,体现在各种对人生的选择上。可能在我们凡人的世界中,一个女子要做出选择,生下一个私生子而且父亲都不知道去哪里了,需要很大的勇气;一个女人,能接受三十年的孤单生活,就像女主角最后说的那样“女人能有多少个三十年啊”,真的让人感觉到,或许,经历过大灾大难的人,已经超越了生死,他们,更希望活在自己的理想和价值观中。

汶川

也许,对唐山,我没有太多的感觉,但是,对2008年汶川大地震,我感触太多太多,或许,是因为,那是我的故乡,我有很多很多亲人和它相关。

2008年5月12日,那个时候我们还在上课,当下课时候,突然手机上网,看见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四川发生了强烈地震,北纬30度,我当时就蒙了,因为我家就在北纬三十度上,我当时就给我周围的人说了,消息迅速传开了,等到大家回到宿舍的时候,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第一天晚上的结果,是四川汶川,这个如此熟悉的名字,所有的东西都是似曾相识,后来想起来,爸爸在2007年还在那里,我伯伯在那边做电网的工作,就是做包工程,忙不过来,叫我爸爸去给他们做一下材料入库出库等管理。我迅速给伯伯打电话,已经打不通了,后来,过了几天,终于有消息从我姐姐的qq中传了过来,不是很好的消息,我伯伯在成都谈生意,我的两个堂弟以及所有的工程队的都在汶川,我当时都吓哭了,我不敢相信,我的堂弟,比我小两个月,小时候,穿一个裤衩长大的。几天时间,我真的还不敢接受这个现实,一直到一天,他们工程队从映秀走出来,坐着冲锋舟出来了,才好受了一些,他们说,当时他们都在山上上班,出来的路上,看见很多废墟,也救了有些人,最后没有吃的了,出来了。

每天,我们都在宿舍观看者灾区的画面,宿舍的气氛很凝重,因为宿舍有个哥们的家是都江堰的,他们家虽然没有问题,只是房子稍微裂了一点口,但是都江堰整个地方都废了,很多景象,每天,他都无时无刻地守着电脑屏幕,我们都陪同他一起看,这或许是我接受的最直接的一次大灾了。

后来遇到一个都江堰在北京生活的大哥,他说他们当时就毅然地开车回四川了,带了足够多的药品和必备品回去,然后各个不相识的人组成了一个团队——Apple,大家在一起不问姓名,不问出生,不问行业,只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他告诉我们,一个苹果,在人生命最艰难的时候,还可以维持一周的时间。后台,他说,他们Apple组的人,有几个,失踪了……我很感动

这个片子是我独自一个人看的,我可以不受任何人的感情的影响而欣赏,我只希望,心底,保留着那份真诚的感动。

我的第一桶金 09月11日

传说,第一份工资就是人生的第一桶金,我笑了,大学,确实还没有怎么出去挣钱,有的时候也是小打小闹,弄点小钱,就过去了。

我想在这里,记录下我第一桶金的使用情况,我只想记忆,有的时候,多少并无所谓,重要的是,我需要让第一次有意义。

  1. 花了$8美元在godaddy买了一个域名 heyues.com ,作为我的博客域名
  2. 花了68元/月在美国买了一个vps,内存只有128m,硬盘8G,够用了,开始独立运营我的博客。
  3. 还了我的助学贷款,每个月700元
  4. 买了两本书,保持每个月读两本新书,花掉100块
  5. 请一个重庆来到同学吃了一顿饭
  6. 还了前一个多月同学借的钱1500块
  7. 房子由于是暂住在朋友那里,可以缓一段时间。
  8. 准备给爸妈买个有意义的东西,到现在还没有想好…
  9. 最后给老妈买了一个450元的天语老年手机……

有的时候,发现自己要总结自己的钱花到哪里去了还真难,虽然每一笔前我花了都在手机上有记录,但是最后,依旧感觉,钱如流水。

再次感触北京的房价太贵了,我想,我从朋友这里搬出去,还需要等几个月,从毕业到现在,过得很那啥……

我来北京四年了,整整四年了 09月11日

我想,我有必要在这里写一篇文章,因为,今天,我回到我的母校北京师范大学,而且,今天,是新生报名的第一天。

四年前,2006年9月8日,我和爸爸一同来到北师大,我本来不想爸爸送的,但是一想,爸爸劳累了大半辈子,也该找机会出来看看了,我们就一起来到北京了。

第一天,我遇到了很好的师兄,带我走完了所有的新生报到的流程,晚上,我们很兴奋,在宿舍里面聊了很多,因为有好几个都是四川的,大家都聊得很近。当时,我和爸爸都没有手机,便借同学的手机给家里面打了个电话,我知道,从这个时刻开始,我真的很难再和母亲,姐姐见面了。

宿舍的人那天晚上没有到齐,我和爸爸便随便找了一个床,放上垫子,有一床被子,第一个晚上就这样过了。

第二天,因为开学的事情已经办完,我和爸爸便打算出去转转,那年9月的北京,已经寒风刺骨了,我和爸爸依旧穿的是重庆的衣服,都是一件T恤,在寒风中,我们去了天安门,用傻瓜相机照了一个胶卷的相,我知道,我需要留恋些什么了。

我还记得,我和父亲在天安门的时候正好是9月9日,毛主席的纪念日,我想,爸爸是几十年的党员了,应该很想去看看毛主席的遗容,便和他一起排队去了,最后,由于我们又一个小包,保安不让我们进去,我就抱着小包出来了,爸爸一个人,排了很久的队,最后出来了,很激动地描述着毛主席的样子,我想,这将是他来北京最大的收获。

中午的日子,我和爸爸还无法适应北京这种吃一顿饭就要10多块钱的生活,我和他,就在天安门里面,买了一包6块钱的面包,然后就着一瓶水,我们就这样过了一个中午。

下午,我想和爸爸进紫荆城,爸爸想了想,60块,太贵了,我们就在外面看看吧(我知道,在当时,我们还没法接受这种很贵的东西),反正里面和外面都是一样的,我们就沿着护城河一起走了很久很久。

半下午的时候,爸爸突然想起晚上在哪里住的问题,我说我们回去再问问师兄吧,他说我们先去西站把回去的票买了吧,我们就一起去了西站,排了很久的队,最后售票员给我们说最近一周的坐票都没有了,爸爸想了想,对我说,要不我今天走吧,反正以后几天也没有坐票,我不知道怎么说,因为爸爸知道了在这里的旅馆住一天要花100块左右。

爸爸最后执意要回去,就买了当天的火车票,在临走前,爸爸说他想吃点东西再走,我们就去路边的小店,那里的小店很小,卫生也不是很好,爸爸说,我就随便吃一碗北京的面吧……

爸爸就这样走了,我给他买了一瓶啤酒,一瓶矿泉水,两桶方便面,一个面包,一个小凳子,在匆忙中,爸爸就离开了北京。

爸爸在北京的时间很短,可能是因为他真的不想花太多钱的原因,我很想让他在北京多待一段时间,但是,生活,有的时候真的让我们窒息。

四年前,我是这样来到北师大的,也许,就像我来新浪上班一样,我一直都认为,在我的人生中,有一些必然,也有一些缘分。

今天,当我看见四年前和我一样面孔的小孩来到师大的时候,我回忆了很多很多,我开始回忆,开始思考,开始总结我的四年,从毕业到现在,我都没有勇气去回忆,去总结我的四年,或许,我的四年不够成功,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草根,我来的时候,连qq都不会聊……

何跃的第一篇正式的博客 08月29日

这算是我第一次在web上公开留下自己的脚印,以前在校内, 微博上都很小心的发言,写文章,今天,我突然想开始自己新的网络生活,开始着手用网络来代替曾经伴随我大学四年的日记。

从北师大毕业两个月了,虽然一直都住在学校附近,但是很少回去,害怕,害怕那种离别的伤感,害怕自己进去了却找不到自己曾经的同学。

今天2010年8月28日,是很特殊的一天,我第一次拿到了我自己挣的那份工资,也是我来新浪实习了大半年后转正后的第一次发工资,有的时候想,我应该做一件事情来记录这个时刻。我选择了购买我自己的域名,然后在美国买了个vps,开始我新的互联网记录。

今天,是新浪微博的一周年的时间,我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什么,我只是想记录这一天。

在计算机行业,我是一个十足的菜鸟,有太多太多东西没有弄懂,也许,这个blog,只是我和外界交流的一个平台。我更希望,能有更多更多的朋友愿意和我在一起分享一些东西。

他们问我为什么放着公网的博客不用,自己要花每年好几百个大洋去租用一个vps,我想,既然是做计算机的,就应该有自己的服务器,应该有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供自己发挥的地方。

突然想起我的网名,从大学开始,我就一直被别人叫我的外号:河马,我想,这个名字,将作为我永久的互联网昵称使用下去。

第 875 页,共 875 页« 最新...102030...871872873874875